七月七日晴

发布

 

说了再见是否就能不再想念
说了抱歉是否就能理解了一切
眼泪代替你亲吻我的脸
我的世界忽然漫天白雪
拇指之间还残留你的昨天
一片一片怎么听见完全
七月七日晴
忽然下起了大雪
不敢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
我站在地球边眼睁睁看着雪
覆盖你来的那条街
七月七日晴
黑夜忽然变白天
我失去知觉看着相爱的极限
我望着地平线天空无际无边
听不见你道别
拇指之间还残留你的昨天
一片一片怎么听见完全
七月七日晴
忽然下起了大雪
不敢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
我站在地球边眼睁睁看着雪
覆盖你来的那条街
七月七日晴
黑夜忽然变白天
我失去知觉看着相爱的极限
我望着地平线天空无际无边
听不见你道别
七月七日晴
忽然下起了大雪
不敢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
我站在地球边眼睁睁看着雪
覆盖你来的那条街
七月七日晴
我失去知觉
天空无际无边

死性不改

发布

 

再见了我的宠爱
谁愿接受这种意外
你赞我天生可爱
不愿看著我离开
同伴也话我傻 喜欢受挫
宁愿情敌再伤我
人天生根本都不可以爱死身边的一个
无奈你最够刺激我 凡事也治到我
几多黑心的教唆 我亦捱得过
来煽风 来点火 就击倒我麼
谁恋爱就多障碍 死性我不想改
如我没有你的爱 我没法活得来
情人的存在 是我从来都志在
难在我拱手让爱

他不准我哭

发布

 

谁说分手都应该欢天喜地
就好比过了愉快的假期
谁说要我赶快学会凡事也看轻
泪水假使污秽了眼影
哪位可处理
他不准我哭怎么可以哭
分手都要有一脸笑容
泪水忍得到方可进步
变作石头粗糙
他不准我哭怎么可再哭
不想他抱歉和别人抱
心知肚明他想我好
坚忍卓绝可锻练到
如日后被别个拋弃亦捱到
谁说分手都不应呼天抢地
若相恋到了绝症的晚期
谁说再重的爱亦较门外雪更轻
泪水假使淹盖了眼睛
哪位可处理
他不准我哭怎么可以哭
分手都要有一脸笑容
泪水忍得到方可进步
变作石头粗糙
他不准我哭怎么可再哭
不想他抱歉和别人抱
心知肚明他想我好
坚忍卓绝可锻练到
如日后被别个拋弃亦不痛
如果哀伤都也可伴随眼泪点点滴去
我抱着头肆意失声痛哭难道有罪
真的想哭真的想哭
分手怎会一脸笑容
泪水忍得到即使进步
也似石头粗糙
真不想哭真不想哭
他怎可以和别人抱
心知肚明他想我好
坚忍卓绝可锻练到
如日后被别个拋弃亦捱到

天空

发布

 

听着自己的心跳
没有规则的跳跃
我安静的在思考
并不想被谁打扰
我们曾紧紧拥抱
却又轻易地放掉
那种感觉很微妙
该怎么说才好
时间分割成对角
停止你对我的好
瓦解我们的依靠
在你离开之后的天空
我像风筝寻一个梦
雨后的天空
是否有放晴后的面容
我静静的望着天空
试着寻找失落的感动
只能用笑容
期待着雨过天晴的彩虹
听着自己的心跳
没有规则的跳跃
我安静的在思考
并不想被谁打扰
我们曾紧紧拥抱
却又轻易地放掉
那种感觉很微妙
该怎么说才好
时间分割成对角
停止你对我的好
瓦解我们的依靠
在你离开之后的天空
我像风筝寻一个梦
雨后的天空
是否有放晴后的面容
我静静的望着天空
试着寻找失落的感动
只能用笑容
期待着雨过天晴的彩虹
在你离开之后的天空
我像风筝寻一个梦
雨后的天空
是否有放晴后的面容
我静静的望着天空
试着寻找失落的感动
只能用笑容
期待着雨过天晴的彩虹
在你离开之后的天空
我像风筝寻一个梦
我静静的望着天空
试着寻找失落的感动

天天想你

发布

当我伫立在窗前
你越走越远
我的每一次心跳
你是否听见
当我徘徊在深夜
你在我心田
你的每一句誓言
回荡在耳边
隐隐约约闪动的双眼
藏着你的羞怯 加深我的思念
两颗心的交界 你一定会看见
只要你愿意走向前
天天想你
天天问自己
到什么时候才能告诉你
天天想你
天天守住一颗心
把我最好的爱留给你
当我伫立在窗前
你越走越远
我的每一次心跳
你是否听见
当我徘徊在深夜
你在我心田
你的每一句誓言
回荡在耳边
隐隐约约闪动的双眼
藏着你的羞怯 加深我的思念
两颗心的交界 你一定会看见
只要你愿意走向前
天天想你
天天问自己
到什么时候才能告诉你
天天想你
天天守住一颗心
把我最好的爱留给你天天想你
天天问自己
到什么时候才能告诉你
天天想你
天天守住一颗心
把我最好的爱留给你
天天想你
天天守住一颗心
把我最好的爱留给你

外面的世界

发布

 

很久很久以前
你拥有我
我拥有你
你离开我
去远空翱翔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我会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
我还在这里耐心的等着你
每当夕阳西沉的时候
我总是在这里盼望你
天空中虽然飘着雨
我依然等待你的归期

我的歌声里

发布

 

没有一点点防备
也没有一丝顾虑
你就这样出现
在我的世界里
带给我惊喜
情不自己
可是你偏又这样
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地消失
从我的世界里没有音讯
剩下的只是回忆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还记得我们曾经肩并肩一起走过那段繁花巷口
尽管你我是陌生人
是过路人
但彼此还是感觉到了对方的一个眼神
一个心跳 一种意想不到的快乐
好像是一场梦境 命中注定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世界之大
为何我们相遇
难道是缘分
难道是天意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我要我们在一起

发布

 

风远远的吹着我的脸我的手我的发我的心我的眼睛
你远远的呆在那个城那个房那个灯那扇窗口
我静静的放着你给我的cd音乐当作背景
怎么唱都不再煽情
我记得你习惯闭着眼抱着我好象我是你的脸笑嘻嘻
我不知该如何对你笑对你哭张着嘴不理你像个机器
你的世界我的日子好象没有谁对谁发过脾气
过的太快来不及
唉呦
你说你说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柔情的日子里生活的不费力气
傻傻看你只要和你在一起
唉呦
我说我说我要我们在一起
柔情的日子里爱你不费力气
傻傻看你只要和你在一起
不象现在只能遥远的唱着你

烟花易冷

发布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岂能不真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
雨纷纷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

一个人想着一个人

发布

你離開的那一天
天空有點灰
見不著你最愛的藍天
少了一個人鬥嘴
多些朋友的安慰
一切 都不是錯覺
來不及道聲感謝
故事已結尾
太多事情來不及後悔
我還有太多心願
太多夢沒有實現
桌上還留著過去的照片
我一個人的失眠 一個人的空間
一個人的想念 兩個人的畫面
是誰的眼淚是誰的憔悴
灑滿地的心碎
我一個人的冒險 一個人的座位
一個人想著一個人
眼角的淚這不是錯覺
來不及道聲感謝
故事已結尾
太多事情來不及後悔
我還有太多心願
太多夢沒有實現
桌上還留著過去的照片
我一個人的失眠 一個人的空間
一個人的想念 兩個人的畫面
是誰的眼淚是誰的憔悴
灑滿地的心碎
我一個人的冒險 一個人的座位
一個人想著一個人
眼角的淚這不是錯覺
那些年 那幾天 那一夜 都恍如昨天
這些年 這幾天 這一夜 你讓我失眠
我一個人的失眠 一個人的空間
一個人的想念 兩個人的畫面
是誰的眼淚是誰的憔悴
灑滿地的心碎
我一個人的冒險 一個人的座位
一個人想著一個人
眼角的淚這不是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