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世界

发布

 

很久很久以前
你拥有我
我拥有你
你离开我
去远空翱翔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我会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
我还在这里耐心的等着你
每当夕阳西沉的时候
我总是在这里盼望你
天空中虽然飘着雨
我依然等待你的归期

我的歌声里

发布

 

没有一点点防备
也没有一丝顾虑
你就这样出现
在我的世界里
带给我惊喜
情不自己
可是你偏又这样
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地消失
从我的世界里没有音讯
剩下的只是回忆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还记得我们曾经肩并肩一起走过那段繁花巷口
尽管你我是陌生人
是过路人
但彼此还是感觉到了对方的一个眼神
一个心跳 一种意想不到的快乐
好像是一场梦境 命中注定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世界之大
为何我们相遇
难道是缘分
难道是天意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我要我们在一起

发布

 

风远远的吹着我的脸我的手我的发我的心我的眼睛
你远远的呆在那个城那个房那个灯那扇窗口
我静静的放着你给我的cd音乐当作背景
怎么唱都不再煽情
我记得你习惯闭着眼抱着我好象我是你的脸笑嘻嘻
我不知该如何对你笑对你哭张着嘴不理你像个机器
你的世界我的日子好象没有谁对谁发过脾气
过的太快来不及
唉呦
你说你说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柔情的日子里生活的不费力气
傻傻看你只要和你在一起
唉呦
我说我说我要我们在一起
柔情的日子里爱你不费力气
傻傻看你只要和你在一起
不象现在只能遥远的唱着你

烟花易冷

发布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岂能不真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
雨纷纷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

一个人想着一个人

发布

你離開的那一天
天空有點灰
見不著你最愛的藍天
少了一個人鬥嘴
多些朋友的安慰
一切 都不是錯覺
來不及道聲感謝
故事已結尾
太多事情來不及後悔
我還有太多心願
太多夢沒有實現
桌上還留著過去的照片
我一個人的失眠 一個人的空間
一個人的想念 兩個人的畫面
是誰的眼淚是誰的憔悴
灑滿地的心碎
我一個人的冒險 一個人的座位
一個人想著一個人
眼角的淚這不是錯覺
來不及道聲感謝
故事已結尾
太多事情來不及後悔
我還有太多心願
太多夢沒有實現
桌上還留著過去的照片
我一個人的失眠 一個人的空間
一個人的想念 兩個人的畫面
是誰的眼淚是誰的憔悴
灑滿地的心碎
我一個人的冒險 一個人的座位
一個人想著一個人
眼角的淚這不是錯覺
那些年 那幾天 那一夜 都恍如昨天
這些年 這幾天 這一夜 你讓我失眠
我一個人的失眠 一個人的空間
一個人的想念 兩個人的畫面
是誰的眼淚是誰的憔悴
灑滿地的心碎
我一個人的冒險 一個人的座位
一個人想著一個人
眼角的淚這不是錯覺

遗失的美好

发布

 

海的思念绵延不绝
终于和天 在地平线交会
爱如果走得够远
应该也会跟幸福相见
承诺常常很像蝴蝶
美丽地飞 盘旋然后不见
但我相信你给我的誓言
就像一定会来的春天
我始终带着你爱的微笑
一路上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不小心当泪滑过嘴角
就用你握过的手抹掉
再多的风景也从不停靠
只一心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
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承诺常常很像蝴蝶
美丽地飞 盘旋然后不见
但我相信你给我的誓言
就像一定会来的春天
我始终带着你爱的微笑
一路上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不小心当泪滑过嘴角
就用你握过的手抹掉
再多的风景也从不停靠
只一心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
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在最开始的那一秒
有些事早已经注定要到老
虽然命运爱开玩笑
真心会和真心遇到
我始终带着你爱的微笑
一路上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不小心当泪滑过嘴角
就用你握过的手抹掉
再多的风景也从不停靠
只一心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
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我始终带着你爱的微笑
一路上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不小心当泪滑过嘴角
就用你握过的手抹掉
再多的风景也从不停靠
只一心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
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我始终带着你爱的微笑
一路上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不小心当泪滑过嘴角
就用你握过的手抹掉
再多的风景也从不停靠
只一心寻找我遗失的美好
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
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征服

发布

 

终于你找到一个方式
分出了胜负
输赢的代价
是彼此粉身碎骨
外表健康的你心里
伤痕无数
顽强的我是
这场战役的俘虏
就这样被你征服
切断了所有退路
我的心情是坚固
我的决定是糊涂
就这样被你征服
喝下你藏好的毒
我的剧情已落幕
我的爱恨已入土
终于我明白俩人要的
是一个结束
所有的辩解
都让对方以为是企图
放一把火烧掉
你送我的礼物
却浇不熄我胸口
灼热的愤怒
就这样被你征服
切断了所有退路
我的心情是坚固
我的决定是糊涂
就这样被你征服
喝下你藏好的毒
我的剧情已落幕
我的爱恨已入土
你如果经过我的坟墓
你可以双手合十为我祝福
就这样被你征服
切断了所有退路
我的心情是坚固
我的决定是糊涂
就这样被你征服
喝下你藏好的毒
我的剧情已落幕
我的爱恨已入土
就这样被你征服
切断了所有退路
我的心情是坚固
我的决定是糊涂
就这样被你征服
就这样被你征服
喝下你藏好的毒
我的剧情已落幕
我的爱恨已入土
就这样被你征服
就这样被你被你征服
切断了所有退路
我的心情是坚固
我的决定是糊涂
就这样被你征服
喝下你藏好的毒
我的剧情已落幕
我的爱恨已入土

暧昧

发布

 

美梦里有怎样气候
你终于回过头看我
抱著你幸福的轮廓
连叹息都变的清澈
你的温柔还清晰如昨
伸出手彷彿就能触摸
我终于不那么执著
接受分手是一项预谋
就算是轻轻的微风
也在试探思念浓薄
你忘的伞还依我的窗
望著窗外那悠悠春光
我心中延续和你的情感
有一种暧昧的美满
忘记了思念的负担
听不见你们 相爱近况
我自私延续心中的期盼
有一种暧昧的晴朗
站在这城市某一端
寂寞和爱 像浮云
聚又散

爱情转移

发布

 

徘徊过多少橱窗,住过多少旅馆
才会觉得分离也并不冤枉
感情是用来浏览还是用来珍藏
好让日子天天都过的难忘
熬过了多久患难,湿了多少眼眶
才能知道伤感是爱的遗产
流浪几张双人床换过几次信仰
才让戒指义无返顾的交换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
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每个人都是这样享受过提心吊胆
才拒绝做爱情代罪的羔羊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等虚假的背影消失于晴朗
阳光在身上流转,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爱情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烛光照亮了晚餐,照不出个答案
恋爱不是温馨的请客吃饭
床单上铺满花瓣拥抱让他成长
太拥挤就开到了别的土壤
感情需要人接班接近换来期望
期望带来失望的恶性循环
短暂的总是浪漫漫长总会不满
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
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每个人都是这样享受过提心吊胆
才拒绝做爱情代罪的羔羊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等虚假的背影消失于晴朗
阳光在身上流转,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爱情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
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每个人都是这样享受过提心吊胆
才拒绝做爱情代罪的羔羊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
等虚假的背影消失于晴朗
阳光在身上流转,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爱情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你不要失望荡气回肠是为了
最美的平凡

趁早

发布

 

到后来才发现爱你是一种习惯
我学会和你说一样的谎
你总是要我在你身旁
说幸福该是什么模样
你给我的天堂
其实是一片荒凉
要是我早可以和你一刀两断
我们就不必在爱里勉强
可是我真的不够勇敢
总为你忐忑为你心软
毕竟相爱一场
不要谁心里带着伤
我可以永远笑着
扮演你的配角
在你的背后自己煎熬
如果你不想要
想退出要趁早
我没有非要一起到老
我可以不问感觉
继续为爱讨好
冷眼的看着你的骄傲
若有情太难了
想别恋要趁早
就算迷恋你的拥抱
忘了就好
要是我早可以和你一刀两断
我们就不必在爱里勉强
可是我真的不够勇敢
总为你忐忑为你心软
毕竟相爱一场
不要谁心里带着伤
我可以永远笑着
扮演你的配角
在你的背后自己煎熬
如果你不想要
想退出要趁早
我没有非要一起到老
我可以不问感觉
继续为爱讨好
冷眼的看着你的骄傲
若有情太难了
想别恋要趁早
就算迷恋你的拥抱
忘了就好
爱已至此怎样的说法都能成为理由
我在这样的爱情里看见的
是我们的软弱
我可以永远笑着
扮演你的配角
在你的背后自己煎熬
如果你不想要
想退出要趁早
我没有非要一起到老
我可以不问感觉
继续为爱讨好
冷眼的看着你的骄傲
若有情太难了
想别恋要趁早
就算迷恋你的拥抱
忘了就好